免疫學的發現與開發

憑藉著十多年的經驗,我們開發了獨特的技術來優化免疫學領域的療法。

DVD-Ig™技術

我們研發了一種獨特的技術平台,稱為雙標靶免疫球蛋白(DVD-Ig),讓一種藥可阻斷兩個標靶,不同於典型的單株抗體(mAb)只具有單一標靶的特性來阻斷疾病進程。雙標靶免疫球蛋白(DVD-Ig)上有兩個獨立分子結構可分開結合兩種不同的標靶。簡而言之,雙標靶免疫球蛋白(DVD-Ig)能夠結合兩種不同的分子。 [1]

解決複雜疾病的多重疾病介質

用傳統的單株抗體(mAb)解決單一疾病標靶,往往造成治療免疫疾病的侷限,因為這些疾病都含有多種疾病介質。例如,在類風濕性關節炎中,不同的疾病介質會造成疾病的各種面向:發炎、血管新生及硬骨與軟骨的侵蝕。

技術平台

為了替病患提供新一代療法,我們專注於最有效率、最有效果的解決方案。

小分子藥物

小分子藥物是實驗室裡以化學方法合成的。這種藥物以藥丸或膠囊的形式口服,通常每天服用一到兩次。小分子藥物可被設計用來阻斷特定酶的活性,例如細胞內的蛋白激酶或細胞表面受體。小分子藥物亦可被設計成破壞蛋白質之間的相互作用或刺激細胞的反應。 [2]

生物製劑

生物製劑是純化於生物體的物質,如細菌與酵母菌。將這些生物體的基因經過基因工程改造來產生治療性蛋白質(單株抗體或DVD-Ig),再將治療性蛋白質收集與純化作為藥物。

生物製劑通常用來標定可溶性蛋白質及其細胞表面或是細胞間同源受體間的相互作用。生物製劑可透過結合蛋白質表面的特異性位點來破壞這些交互作用。生物製劑通常透過靜脈內輸注或皮下注射來施用,因為如果口服,生物製劑會被迅速代謝。

ADCs

抗體藥物複合體(ADC)為一個技術平台,將治療藥物透過抗體的精準鎖定目標達成。ADC結合了抗體與細胞內小分子的精確性與特異性的結合,將藥物送到需要的地方。

ADC是多樣化的載運工具-抗體加上化學分子,鎖定會被該細胞吸收的可辨識細胞表面標的。一旦進入細胞後,化學分子會被釋放以減少細胞活性或毒殺細胞。ADC只會被鎖定的細胞吸收,減少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3]

瞭解我們如何利用ADC鎖定癌細胞。

治療標的

我們正在研發幾個治療標的以作為我們未來強大的免疫學產品線。

關於TNF

腫瘤壞死因子α (TNF-α)是一種細胞激素因子,在數種免疫發炎疾病中佔有重要角色。TNF會媒介多種細胞活動,包括增生、存活、分化與凋亡(細胞死亡)。TNF-α是誘導與維持免疫發炎反應的重要貢獻者。

關於IL-1

白血球介素-1 (IL-1)包含兩種細胞因子相關蛋白IL-1a與IL-1b,在急性與慢性發炎中佔有角色。人體內IL-1主要由免疫巨噬細胞與單核細胞生成。

關於IL-6

白血球介素-6 (IL-6)是一種促發炎細胞因子,在免疫發炎疾病中扮演關鍵角色。在類風濕性關節炎中,IL-6會造成關節破壞與全身性症狀。IL-6是透過JAK/STAT[4]途徑發出訊號的其中一種細胞因子,與許多慢性發炎疾病有相關。許多發炎性免疫疾病與產生過量的IL-6有關。 IL-6與轉化生長因子β(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是促進「未分化」T細胞分化成Th17細胞的必須因子;而Th17細胞可導致發炎。

關於IL-13

白血球介素-13 (IL-13)是一種發炎性細胞因子,可能在氣喘中有相關角色。IL-13主要由稱為輔助型T細胞2 (Th2)產生。IL-13會誘發組織發炎、上皮細胞肥大、黏液分泌過多、杯狀細胞肥大、氣道上皮下纖維化、類 Charcot-Leyden結晶、呼吸道阻塞與呼吸道過度反應。

關於IL-17

白血球介素-17 (IL-17)在多種免疫發炎疾病中伴有角色。過量的IL-17A與IL-17F會促使發炎反應。IL-17主要由稱為Th17細胞的特化T細胞產生。

關於BCL-2

B細胞淋巴瘤2 (BCL-2)家族中的蛋白質會調節細胞凋亡,這是去除老化、受損與不必要細胞的自然過程。

[1] Correia I, Sung J, Burton R, et al. The structure of dual-variable-domain immunoglobulin molecules alone and bound to antigen. mAbs. 2013; 5(3): 364-372.

[2] Samanen J.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the discovery and use of biopharmaceuticals and small-molecule chemotherapeutics. In: Ganellin CR, Jefferis R, Roberts SM, eds. Introduction to Biological and Small Molecule Dru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heory and Case Studies. 1st edition. Waltham, MA: Elsevier; 2013: 161-200.

[3] Panowksi S, Bhakta S, Raab H, Polakis P, Junutula JR. Site-specific antibody drug conjugates for cancer therapy. mAbs, 2014; 6(1):34-35.